他们利用亲戚关系,从四川成都、湖北武汉等地携带毒品到湖北十堰,然后进行非法交易,不仅达到了以贩养吸的目的,而且还从中赚取利润。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历经2年多的缜密侦查和长线经营,会同武汉、成都警方联合侦查,成功打掉一个跨省贩卖毒品团伙,共抓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30人,缴获冰毒晶体1643.49克,冰毒片剂1341.19克,成功斩断一条武汉、成都向十堰贩运毒品的通道。

昨日,绵阳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经过1年的缜密侦查,绵阳警方在凉山警方的配合下,成功侦破以勒某为首的特大团伙贩毒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吸毒人员16人,缴获海洛因10347.7克,冰毒144.83克等,成为绵阳市历年来禁毒工作中缴获海洛因最多的一起毒品案件。

北青报记者从湖北十堰东岳警方处获悉,2月20日,十堰战区涉案的8名嫌疑人已被全部移送起诉。

2012年8月,江油市公安局获取一条重要情报:有人在江油以快递包裹的方式贩卖毒品。2013年3月15日,民警发现有前科的刘某有重大嫌疑。警方顺藤摸瓜,发现刘某的女友李某及李某的女儿张某、李某的干儿子王某均收到过可疑快递包裹,疑为刘某下线。同时还掌握了刘某的上线—以勒某为首的贩毒团伙。专案组民警发现,贩毒通道涉及川、滇、晋三省,危害巨大。同时将此案呈报公安部,被列为“2013—606”部督毒品目标案件。

端倪丨离异少妇毒品市场活跃

2013年5月23日,联合专案组在江油成功截获了刘某发往山西长治的一个快递包裹,当场查获冰毒95.86克。5月28日,专案组在山西长治,与快递公司紧密配下,成功将前来取包裹的王某和李某抓获归案,随即又在其出租房内将王某女儿张某抓获,并收缴冰毒48.44克。与此同时,江油抓捕组也将刘某抓获。

2016年6月,东岳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民警在侦办一起吸食毒品案件时,据多名涉案人员交待,他们的货都是从一个叫史某的年轻女子手中购买,办案民警遂对史某展开了秘密调查。

11月2日,西昌抓捕组民警在宁南县松新镇境内抓获勒某某等人,两次查获海洛因16块、海洛因13块。成都抓捕组也成功抓获团伙头目大毒枭勒某。目前,6名嫌疑人已被依法移送起诉,5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翻开档案,民警发现史某婚后离异,自己带着孩子跟着父母居住,而时年29岁的她已经有多年的吸毒史。2011年,她因吸毒被十堰茅箭公安分局社区戒毒;2014年3月,又因吸毒被丹江口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在对史某进行调查时,民警发现她在被公安机关处理后,并没有悔改的迹象,依然是沉迷于毒品之中不能自拔。同时,民警还发现史某平时并没有正当的职业,但其微信、支付宝账户上却频繁有资金往来纪录,不仅和十堰本地,和外地的也有转账记录,且数额巨大。而史某的交际圈,都是一些公安机关掌握的吸毒人员,有的还曾受过多次处理。特别是张某、何某、韩某等人平时和她联系较多。尤其是张某,每隔几天都会和她见面或者电话来往,有时还会有资金来往。

民警在对史某交际圈重点人员进行深度分析后,发现这些人员基本上都有前科,而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涉毒违法犯罪。掌握这些情况之后,办案民警对以史某为主的贩毒团伙正式立案,并报上级准备随时抓获。

2017年3月份,就在专案民警准备收网时,却意外发现史某突然通过张某往四川成都一账户汇入1万元资金。在经过案情分析之后,专案组预感史某可能是在向其上线购买毒品,便立即停止了抓捕,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澳门皇冠 1

远到的“四舅” 疑点重重

东岳公安分局一边派出侦察员远赴成都核查该账户,一边派出精干力量监视史某的行踪,根据其日常行动轨迹分析其动向。同时,积极向市局汇报,请求力量支援。

很快,远赴成都的民警传回消息,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他们查知该账户的开户人叫何某军,四川省成都市某区人,56岁,离异,1986年因盗窃罪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而根据当地公安机关掌握的情况和调查走访,何某军曾有吸毒史。东岳警方围绕何某军的人际关系开展调查时,发现其自3月份以来曾两次到十堰,原因不明。而通过走访,民警发现原来何某军的外甥竟然是韩某,而其侄儿是何某,此二人和史某关系较好,专案组在前期调查的过程中均掌握了他们的情况。

难道何某军来十堰仅仅是走亲戚?那为何史某又要给他汇款呢?专案组根据这些疑点把相关人员的关系重新进行了厘清和排查,发现何某军之前两次到十堰并没有过多逗留,都是抵达后当天便又返程。按照一般的人情往来分析,他的行为并不像是走亲戚。

难道他是从成都带毒品过来?专案组大胆分析此种可能,并以此为假设进行推论分析,查找之前何某军在十堰的蛛丝马迹。而与此同时,负责监视史某的民警反馈回信息,近段时间以来,史某和一些吸毒人员的往来比以前少了许多。根据其反常行为,专案组分析要么是其改邪归正,要么是她手上没货了。结合其日常活动规律和之前给何某军汇款的行为来看,多半是其手上没有货了。

澳门皇冠,正在专案组准备做长期打算时,前方负责侦察的民警传来消息,何某军准备再次到十堰了,时间就在2017年4月8日上午。

揭秘丨交易现场被抓现行

机会难得,稍纵即逝。东岳公安分局立即抽调警力成立专班,分成侦查、抓捕小组,兵分几路,分赴火车站以及之前掌握的地点进行布控。

4月8日上午,何某军走出火车站后,便衣民警一直紧跟其后,并及时向指挥部报告其行踪。中午12时许,何某军来到其外甥韩某在张湾区经营的某信贷公司,就在他进去不久,现场蹲守的民警发现何某、史某和张某也相继走进该公司。没过多久,史某和张某又出来了,并且离开了现场。

掌握到这一情况后,专案组立即下达收网命令。抓捕专班兵分两路,一组跟随史某和张某,在合适的场合实施抓捕。一组直奔韩某的公司,对何某军舅甥三人实施抓捕。

在张湾区湖南路附近,负责跟踪史某和张某的民警眼见抓捕时机成熟,突然出击,将毫无防备的两人抓捕,并现场从两人身上搜到冰毒。在韩某的公司办公室内,民警封锁了所有出口,顺利将何某军、韩某、何某三从抓捕,并现场搜出冰毒和吸毒工具。

民警将涉案人员抓获归案后,迅速对五人进行甲基按非他明尿液检测,检测结果均为甲基按非他明阳性。五人均承认在韩某的办公室里轮流吸食了毒品。然而,经过审讯和核对,民警发现从几人身上搜出的毒品数量总数不对,难道是有人说谎?在逐一核实后,几人的证言均指向了史某。经过政策攻心,在确凿的证据和强大的政治压力下,史某才交待自己刚才被抓时,趁民警不备,悄悄把毒品塞到了车辆的座位下面。

“毒品都是从‘四舅’那儿买来的,他的货便宜,而且安全,每次都是他从成都带到十堰的。”在东岳公安分局,史某告诉民警。“因为他是韩某的‘四舅’,所以我和何某便也这么叫。”

“我之前没有全部交待,史某确实是通过我介绍和‘四舅’联系上的,我的目的主要是蹭着免费吸一点。”经过民警的开导,韩某放弃了抵抗向民警坦白。

幕后大老板浮出水面

涉案人员到案后,专案组立即展开突审,争取更大的战果。

“我以前都是在武汉一个叫‘小宇’那儿买的货,但后来他涨价了,赚不到什么钱我就改到从‘四舅’手里拿货。”面对着一沓厚厚的转账凭证和微信、支付宝交易记录,史某交待了自己的另一个上线。

根据史某的交待,民警掌握了“小宇”的真实姓名叫刘某,有既往吸毒史,且和十堰的吸毒人员来往较为密切。在进一步分析后获知其不日将到十堰,便立即暗中布控。几天后,刘某携带毒品自驾车抵达十堰,并在某宾馆向接货的下线碰头。殊不知,他的行动早就被警方掌握,并且布下了天罗地网,正等待着他和下线。

当天下午1时许,布控民警发现有人进入刘某的房间,并且很快两人又走出宾馆,分手离去。民警兵分两路,分别将刘某和其下线杨某抓获。后在杨某的身上和刘某的房间内分别搜出毒品,以及吸毒工具。就在民警将刘某抓获后,其手机上不断有电话打入询问其居住的地点。民警守株待兔,将前来交易的两名嫌疑人抓了个正着。之后,又根据涉案人员的交待,将其下线全部抓获。

至此,该起案件宣告侦破,东岳警方共抓获吸、贩毒人员23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8人,强戒5人,社区戒毒5人,缴获冰毒170余克、麻果5克、作案车辆2台。

然而,根据专案组掌握的情况,成都的何某军和武汉的刘某也只是靠贩卖毒品,达到以贩养吸的目的,而他们并不是最终的幕后老板。为挤清余罪,专案组对两人进行了细致的审讯,从道义、法律、社会责任等诸多方面对他们进行开导,阐明了坦白从宽和举报有功的政策。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反复工作,两人终于败下阵来,分别交待了各自的上家。

收网丨多地警方斩断毒品通道

据刘某交待,其于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期间,多次从武汉尹某处购买毒品进行贩卖;而何某军多次从成都薛某、罗某等人处购买毒品冰毒。

挖出幕后老板后,东岳公安分局立即将此案逐级上报,后公安部禁毒局将此案确立为“2017-496”毒品目标案件,省禁毒总队组织成立专案组,全力侦办此案。而十堰专案组民警在前期侦查的基础上,赶赴武汉、仙桃、潜江等地围绕尹某等人身份、住址、活动轨迹等开展侦查工作。在通过分析,发现尹某和薛某的账户资金转账频繁,在有限的时间里交易额竟然高达400余万元。后查明了以武汉尹某、成都罗某为首的一个集贩、运、销、吸相互交织的特大涉毒团伙,掌握了该贩毒团伙基本架构、活动规律等重要信息。同时,民警还发现尹某是武汉市一个重大贩毒团伙主要成员,而薛某是四川省成都市一个重大贩毒团伙主要成员。两个团伙在当地经营多年,不仅成员构成复杂,而且反侦查意识都非常强,当地公安机关曾多次打击,但都未从根本上端掉。

专案组将前期查明的尹某、薛某、罗某等犯罪嫌疑人的线索分别移交给武汉、成都警方,并联合侦查经营,协同梯次收网,无缝隙合作。2017年12月至2018年12月,在公安部统一部署和省禁毒总队的协调指挥下,十堰、武汉、成都禁毒部门协作联动,将涉案人员全部抓获。

通讯员 朱晓慧 牟小明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叶婉

编辑/白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