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制比“大棒”更重要!要想真正破除汽车行业的“垄断”,除了“重罚”之外,要建立制约垄断的机制。监管部门也试图通过此番“反垄断”风暴,借机推动新的制度建设,以便从长效机制上巩固来之不易的阶段性“反垄断”成果。

从奔驰、奥迪等一系列汽车企业陆续被调查,到捷豹路虎、雷克萨斯、广汽本田、广汽丰田等进口、合资车企业纷纷降价求“自保”,再到近期接二连三的“重量级罚单”落地,国家发改委反垄断举措频频指向汽车业。今年前8个月,已经开出的反垄断罚单中,超过九成来自汽车业。

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司长年勇,在出席2014年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时着重指出:“要让法律覆盖我们的汽车产业全生命周期”,避免“管理环节多、层次多”。在汽车反垄断调查的大背景下,发改委官员首次提出汽车产业法制化,可谓意义深远。

而在《反垄断法》实施六年来规模最大的反垄断大潮中,汽车业被推至台前的同时,也同样面临这样的追问:集中于汽车业的反垄断调查是否公开透明?国家发改委对汽车业的反垄断调查有着怎样的流程?汽车业反垄断又将如何继续?一系列问题正待解答。

反垄断调查 还原消费者切身利益

问题一:

2014年7月末,路虎捷豹官方正式宣布下调部分进口车型售价,在此之后,奥迪、奔驰、克莱斯勒也纷纷下调零配件价格和进口车售价。而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各家车企均给出了相同的解释:配合发改委正在进行的反垄断调查。

何为垄断?何为反垄断?

我国《反垄断法》中对于垄断的定义表述共有三点: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几个经营者之间的合并行为。

看上去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但仍未被普遍认知。

但对于汽车产业而言,尤其在流通环节,经销商对于反垄断的认识并不清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与行业规定相冲突:“以区域经销商为例,如果你的汽车低于你的成本销售,理论上这是不合法的,因为触犯不正当竞争;如果经销商联盟,不低于我们成本销售,这从反垄断法角度来看,你同样违规,因为你说好了价格。”北京百得利集团董事长周小波说。

在百度百科里,垄断行为有一句拗口的解释——排除、限制竞争以及可能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即便不易理解,但也可看出的是,垄断与竞争天生是一对矛盾。而在缺少充分、平等的竞争环境中,垄断行为的存在往往最终侵犯的是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兼秘书长沈进军看来,《汽车品牌销售实施办法》与“反垄断”调查之间的矛盾还需要探索,《反垄断法》作为指导整个市场经济的同行法则,参照性更强。同时,中国在探索反垄断方面,也处于开始阶段。“我记得在去年的中国汽车流通行业年会上,主管发改委反垄断局的卢局长就说到反垄断法,它是经济领域中的宪法,因此,我觉得我们的企业要依法经营,政府也要依法去执法。”

在长期专注反垄断领域的天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魏士廪看来,垄断行为往往分为纵向垄断和横向垄断。“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就固定价格或者变更商品价格达成垄断协议,即构成对《反垄断法》第十三条关于禁止达成价格卡特尔的规定的违反。”魏士廪告诉本报记者。而在汽车行业,发改委对包括日立、电装、三菱电机等12家日系汽车零部件企业超12亿元罚单正是基于此处罚。

无论如何,反垄断调查的初衷仍然是“打破暴利”,还消费者切实的利益。发改委在进行汽车反垄断调查后也强调:一些厂商已主动在整车售价或者零配件价格上做出较大程度的调整。这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无疑是福音。今后,消费者无论是买车,还是保养、维修车,都将花更少的钱。

不过,纵向垄断行为在汽车行业更为常见。“如整车企业规定经销商销售车辆的转售价格及售后价格,通过单一的销售总代理模式、销售区域限制制度、独家授权制度等加强供应商强势的市场优势地位,使得整车企业生产、零配件供应、销售和售后维修服务等产业链条上占据了强势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以及对经销商自由定价,跨区销售并对违规者实施高额处罚,不允许第三方渠道的零配件供应和维修服务等等,都属于纵向垄断。”魏士廪说。

2014年汽车反垄断 调查回放

在发改委对克莱斯勒、奥迪及其位于上海地区、湖北地区的部分经销商的反垄断调查中发现,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召集经销商签订《武汉地区奥迪限价表》、《华中小区价格方案保证书》,而克莱斯勒也曾主导经销商签订《关于统一规范克莱斯勒、JEEP、Dodge品牌车辆维修保养等相关价格协商备忘》等文件。这也同样意味着,克莱斯勒与奥迪的反垄断行为正是固定转售价格及售后价格的纵向垄断行为。

2014年8月6日,发改委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针对汽车反垄断调查的进展进行了介绍,并宣布除了克莱斯勒、奥迪、奔驰的调查之外,还完成了12家日本企业的调查工作。

问题二:

而此时仍有部分车企宣布下调部分零部件价格,其中8月7日宝马宣布下调零部件批发价格;8月11日丰田、本田、日产三家企业也宣布将通过下调零部件售价或者出台其他整改方案,来表示对反垄断调查的配合。

降价与反垄断有什么关系?

8月13日,经过发改委的调查取证之后,汽车反垄断的第一个罚单被公布,湖北物价局正式对武汉四家宝马4S店分别处以93.79万元、34.16万元、19.72万元、15万元的行政处罚。另外,湖北省物价局还表示,关于对奥迪等汽车生产经营企业的反垄断调查,已进入行政处罚程序,正在依法处理。

汽车业反垄断调查的逐渐深入,使得官方降价潮来了。

此后,奔驰、日本精工、克莱斯勒以及日本12家零部件企业在内的等多家汽车企业陆续被罚,其中一汽-大众更是被开出高达2.4858亿元的罚单。

7月1日才刚刚进行一轮售后保养价格下调的奔驰,在8月3日再次宣布主动调整部分维修配件的价格;奥迪在7月底宣布下调国产车型零部件价格,使得A6L的“零整比”从411%降至291%;几乎同时,捷豹路虎宣布部分车型售价下调,最高单车让利30万元;8月5日,克莱斯勒宣布对145种高价值高保修率零配件的价格将下调20%,并将旗下两款车型整车售价分别下调6.5万元和4.5万元。紧随其后,广汽丰田、广汽本田、雷克萨斯也纷纷宣布下调零部件价格。

“中国市场化究竟是怎样的市场化,不管是否有反垄断,或者价格回归。更应该看行业是否充分竞争,看行业发展是否健康。”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兼秘书长沈进军评价说。

在这几乎是汽车业有史以来最集中的一次官方集中降价的同时,汽车企业也无不坦言,是“应对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对于消费群体而言,降价几乎是其所能看到的汽车业反垄断调查的最直观、最迅速的市场反应。

吸收借鉴 国外汽车反垄断经验

降价与反垄断真的有关联吗?对,也不对。

国家针对汽车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目的就是维护汽车市场的正常秩序,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就目前来看,经过国家发改委的一轮调查罚款之后,一些进口车型价格有所下降,而在零配件方面,在整车维修和保养上,消费者也将花费更少的钱。这足见在国家法律的约束下,市场也将更加规范化。

“对于因垄断行为而导致市场价格高于竞争价格,经营者主动降价是逐步恢复市场竞争价格的手段。依据《反垄断法》和《行政处罚法》的规定,涉嫌垄断行为的经营者主动降价,属于主动消除或减轻价格垄断行为的危害后果,是反垄断执法机构应当考虑的法定情形。”一位发改委反垄断局权威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其看来,车企在接受调查过程中主动降价,是积极整改和良好态度的表现。

最新皇冠手机投注网址,而在汽车产业发展比较成熟的国家,反垄断行动通常都比较严厉。欧盟作为目前对于垄断行为制裁最严厉的地区,针对汽车品牌专营店暴露的行业垄断问题,采用了“开放汽车销售形式”。2005年欧洲出台《汽车销售服务新法规》,规鼓励专业化销售和维修,但不设品牌壁垒。

事实上,反垄断执法机构并未强制要求经营者降价,也从未确定经营者的降价幅度。上述人士对本报记者解释,“汽车企业有自由定价权,并且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职责并不是代替经营者去确定市场价格,而在于预防和制止垄断行为,确保经营者依法定价的公平竞争环境。”

美国则主要借助经销商协会的力量进行反垄断,美国汽车经销商协会从1917年成立之初就一直为争取经销商与整车厂商之间的平等关系而努力。它不仅直接推动汽车行业相关法律的建立健全,在美国爆发能源危机以及经济危机时,还积极游说政府为经销商争取支持,并在整车厂商与经销商利益产生冲突时,有效保证经销商的利益。

问题三:

日本则通过允许平行进口汽车打破垄断,促进市场竞争。平行进口汽车是指未获得国外汽车公司及在国内总经销商授权或许可而进口的原装正品汽车。此外,日本在汽车销售方面的法规繁多,包括《汽车流通适用手册》、《汽车行业公平竞争规约》等。

集中于汽车业的反垄断,

随着我国汽车反垄断调查的实行和深入,一方面降低整车售价,从长远来看,反垄断引发的价格调整将会形成多米诺效应,进一步拉低整体汽车售价;从零部件价格下调看,长期将有望引发供货商价格的调整,打破汽车厂家对原厂配件的种种限制,进一步促进整体售后市场的开放。同时,随着售后服务,尤其是独立第三方后服务市场获得成长空间,对于消费者而言,也将维护自己的权益。

到底为什么?

“汽车产业链长,牵涉利益面广,各类垄断行为在品牌间呈现相似性、普遍性和系统性。”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发改委反垄断局权威人士曾如是定义汽车业反垄断行为,而正是这种特殊性,决定了汽车业反垄断的必要性。

而在汽车业,以克莱斯勒、奥迪所代表的限制转售价格、售后服务价格等类似的纵向垄断行为,并不仅仅集中在已被查处或正在调查的汽车品牌中。在北京亚市汽车交易市场副总经理颜景辉看来,这几乎是大多品牌都存在的“潜规则”。“甚至可以称作是潜规则或者普遍存在。”颜景辉坦言,“大部分品牌新产品上市后的保鲜期内,都会在厂家指导价之下再规定最低售价,而这个最低售价,通常是严令不能逾越的。”

不仅如此,在产业链长、牵涉利益广的汽车业,更多维度的垄断行为正在发生。9月2日,因违法就车险保费开会协商,发改委对浙江省保险行业协会以及
23家省级财产保险公司进行处罚。9月11日,发改委通报河北省交通厅、物价局和财政厅对河北省的客运企业可以享受过路过桥费的半价优惠政策,涉嫌行政垄
断的相关信息。

这正表明,垄断行为在整车、经销商、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普遍存在的同时,汽车保险、交通领域等同样存在垄断行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