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爆红的直播,涉黄低俗等问题屡禁不止,用户规模已下降,模式、内容及监管亟须修正

近日,广州地铁警方通报称,某网络直播网站主播肖某及其助手杨某、王某三次在广州地铁进行晾挂衣服、饮酒等炒作行为,并拍摄视频上传至网络谋利,地铁警方已于6月29日将肖某、杨某抓获归案。

吸金的吸睛术还能火爆到几时

这并不是直播平台首次传出“丑闻”。随着各路资本的纷纷涌入,为了“钱途”而努力的网络主播们也开始在直播内容上无所不用其极,频频曝光的“奇葩”直播也一再挑战公序良俗的底线。

采写:羊城晚报记者 温建敏

“目前网络直播平台收入的八成以上都在和监管底线在博弈。”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直播平台目前的定位和盈利模式来看,仅靠平台自身加强监控恐怕无法完成监管任务,网络直播的监管依然面临“痛点”。

实习生 梁炜 黄涵淇 王怡茗

6月28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这个将在8月1日起施行的新规旨在加强对APP信息服务的规范管理,再次将舆论的焦点引向过热的网络直播行业。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直播平台退潮时刻已经到来了。”互联网科技评论员罗超指出,随着微博等巨头公司纷纷进入这个行业,做不好的平台或将直接出局,“还有一个悬而未决的是政府的监管措施,这也会引发行业再次洗牌。”

黄鹏最近焦虑万分,他十三岁的儿子最近成绩下降得很快,一有空就拿着手机看直播,从各种搞笑视频,到两个小时画面都不动一下的“直播睡觉”,儿子都看得津津有味,更让人忧虑的还有无处不在的暧昧美女主播,他几次都从隐藏的文件夹中找出了“黄色”视频和图片。

乱象 主播为博眼球频出位

让黄鹏焦虑的,同时也是曾被称为“移动互联网最后一个风口”的直播产业的焦虑。自2016年的爆发元年后,直播已经走过了高速增长期,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和在网民中的整体占比都有所下降。

艾媒咨询早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与此同时,在政策监管趋严的背景下,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被网信办关停。360创办的水滴直播因涉嫌侵犯公众隐私也被迫关闭。

根据方正证券的预计,2016年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150亿元,2020年直播市场的规模将达到600亿元。

在市场和管理的双重压力下,直播行业该如何往下走?哪里还有“坑”要留意,以防“翻车”?

被称为网络直播元年的2016,随意点进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大同小异的美女、喧闹的背景音乐、飞速闪现的弹幕,无不在向围观者们展示着这个行业的热闹,然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直播平台的野蛮生长滋生了不少低俗、暴力的内容。

A、涉黄:美女成“吸粉神器”

从直播造人、闪现露点,到自残自虐……尽管文化部门早已对视频直播平台进行规范,但许多主播为了吸引流量仍频频触及道德底线,出现了出位炒作手段。

从爆发起,直播行业就和“美女”紧密相联。

3月29日,某网络直播平台女主播“狐狸笨笨笨”携带摄像头混进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女生寝室,并全程进行直播,后被宿管和保安及时制止;6月21日,两名男子在某网络直播平台直播暴打老人……

羊城晚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直播软件下载量(包括苹果和安卓系统)排名前50位的直播平台,除了排前几位的综合类直播平台,如快手、YY、虎牙、斗鱼、映客、花椒等,其他的绝大部分都在打“美女牌”,光以“美女直播”命名的平台就有近十家,如××直播美女、××美女秀场、××美女直播等。还有一大堆光看名字就眼热心跳的直播平台。

监管 下月起APP实名制

如此众多的“美女直播”软件,自然引发激烈的竞争,但同质化竞争导致秀场模式走向衰退。为了“杀出重围”,多个直播平台出现涉黄现象。

面对不断出现的“奇葩”直播,“自下而上”的监管条例也不断颁布,仅2016年上半年,网络直播平台就数次正面遇上了政策层面的监管。

一旦涉黄,平台必将受到管理部门的严管,也会遭到类似黄鹏这样的家长人群的抵制和举报。

3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表示,加大对网络直播类平台出现的涉“黄”涉“低俗”情况监测力度。

2017年4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称,根据网民举报,国家三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整治网络直播平台存在的乱象,将1879名严重违规网络主播纳入黑名单,下架并关停18家违法违规直播类应用,包括红杏直播、蜜桃秀、蜂直播、压寨直播等。

4月,文化部将斗鱼、虎牙直播、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列为查处名单。

“必须意识到,靠情色出位打市场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允许了。”一位直播平台的品牌人员认为,众多所谓“美女直播”平台已到了重新洗牌的阶段。

6月1日,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公布一批违规主播名单,9家网络直播平台的40名主播被永久封禁。

B、危险:拿生命冒险博眼球

6月28日,网信办发布《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对以娱乐直播为主要代表的移动端互联网应用程序规范化提出了要求。

除了走暧昧路线,大量主播把目光对准“猎奇”。

根据新规的要求,8月1日起,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提供者将必须对注册用户进行基于移动电话号码等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同时要建立健全信息内容审核管理机制,对发布违法违规信息内容的,视情采取警示、限制功能、暂停更新、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

自称“跳桥第一人”的快手主播“开心哥”,每次从十几米高的桥上往下跳的视频都有100多万的播放量。在“快手”“小火山视频”等平台,这样“拿生命冒险”的直播视频经常能冲进热点区。

“政府监管部门会双管齐下。”罗超指出,一方面将压力交给直播平台,倒逼直播平台加大资源投入监管。二是通过法律法规去约束主播的行为,主播的违法行为会受到平台惩罚,也会受到法律制裁。

还有更多“奇葩”直播,如直播吃老鼠、生吃各种“活物”、跳臭水沟、辣椒洗澡、10秒吹二锅头、怀孕八个月喝啤酒等等,“没有不敢直播的,只有想不到的”。

而对于直播平台,罗超认为,一是要实行备案制度,对主播进行资质审核;二是威慑措施,比如收取保证金,主播出错直接扣罚;三是平台之间联动起来,如果一个主播在直播平台胡作非为,所有平台可联合起来对其进行全面封杀。

“国内挑战极限第一人”吴咏宁在直播时失手坠亡后,网友们纷纷对“带血直播”表示谴责,也有报道指出,网友在出事前曾多次向“小火山视频”等平台举报,要求对吴咏宁封号,却未得到及时处理。

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国内多家知名网络直播平台与技术服务平台宣布携手成立“网络直播自律联盟”,六间房、映客、花椒、秀色等平台已基本完成主播实名认证、水印添加、直播内容存储15天等公约要求,部分企业对直播内容进行了永久保存。

最终,吴咏宁用生命为这个野蛮生长的行业和“玩命”的自己埋单了。

困局 内容审核依靠人工

“吴咏宁事件”后,各类危险类视频有所收缩,但远未到绝迹的地步。

“当前直播平台一般是采取‘巡查’机制,发现一个下架一个。”虎牙直播相关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与优酷等视频网站不同,网络视频直播不能“前置审核”,机器自动抓取智能过滤一部分,对视频内容的实时监控主要还是靠人工审核。

C、越界:游走于“灰色地带”

在虎牙直播的后台,记者了解到,除了自动监控系统外,70多位审核员分成五组,24小时不间断对后台内容进行实时监控。

直播属于新事物,相关监管尚未有明确规定,或者是执行规定不严格。这就导致“灰色地带”的产生。

“自动监控系统平均每3秒完成一次视频截图,审核员每人每小时需要审核的图片多达6万张,一天要处理40万到50万张直播截图。”相关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们不停刷新监控屏幕上的组图,从中挑出可能存在违规的,进入直播间、主播账号或互动窗口浏览,进行“处理”或者“忽略”,“审核需要细致到主播的衣服、肢体动作、言语表情等。”

在某大直播平台拥有108万粉丝的人气主播“二蛋”,在一场有一万四千多粉丝在线的直播中,脏话一嘴接一嘴,令人瞠目结舌。(2018年1月16日,该直播平台称因违反平台管理条例,多次辱骂、攻击诋毁他人,对“二蛋”执行冻结账号360天的处罚决定。)

另一方面,通过大数据波动设置警戒线,当视频流数据超出正常数值时,平台将对其进行查看,如果内容涉及违规行为,会第一时间在云端销毁视频。该负责人称,严格按照ABC类分级处理违规内容,目前已经可以争取在20秒以内对违规进行控制。

广州资深律师田世国说,如果这样的语言放在传统媒体,就是一场“播出事故”,甚至会被人告上法庭。

有媒体披露,为了对直播内容进行监管,映客直播高峰时有300人在线进行审核,每天约有50人因在直播中有低俗行为被处罚,而每天因直播中抽烟被处罚的达4000人。

类似“灰色地带”还有“泛色情化”:如极短时间的“不小心走光”、讲“荤段子”、限制级的两性节目等。

不过多位平台相关负责人亦坦言,除了封号,平台能对主播做出追究的手段有限,“涉及的内容海量且直播不可控性的瓶颈的确存在。”

还有泛赌博行为。很多主播在直播中与场外的“约赌”送礼物,还有打着拍卖的名义,让购买礼物最多的获得“价值两三万的钻戒”等,都有涉赌嫌疑。

自救 倒逼直播平台转型

这些“灰色地带”,一方面带动直播平台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布满了“地雷”,不知道哪一天踩上就炸了。

事实上,对要不要加强对网络直播的立法与监管,一直都存在着不同的声音。

D、低龄:疑似有未成年直播

“线上的行为,平台提供者应当制定清晰的规则以处理纠纷。线下的行为,则交由各相关部门规范执法。”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一天表示,现行刑法、民法、合同法以及网络安全与文化传播的相关法律法规足以满足此类行为的法律需求。“就目前而言,政府部门需要加大执法力度,但不需要针对一种行为制定法律法规。”

在多个直播平台,可以看到大量疑为未成年人发布的视频。

陈一天称,网络直播的兴起时间较短,在制定监管制度时可参考的标准较少,直播行业严格自律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法律管不了缺德”。

如在“斗鱼”平台,点开一个叫“×哥dt”名字发布的视频,明显看出还是个小学生模样,虽然发布的东西很平常。还有位叫“guvdhug×体检”的主播,从视频看也明显未成年,他磕磕巴巴地说完“我是新来的,你们要对我好一点后”,旁边似乎有家长喊他,就匆忙下线了。

而在必经的野蛮生长期后,多数业内观察人士认为,市场即将迎来行业洗牌的拐点,对网络直播的管理“堵不如疏”。

羊城晚报记者下载了数十个直播平台,在注册时完全没有进行年龄甄别。常见的是微信号、QQ号或者电话短信直接接入直播平台。

“行业发展基本都会经历从不规范到规范的过程。低俗直播一夜蹿红,造成了极其不良的示范效应。”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资本的疯狂涌入亦导致直播市场陷入急功近利的氛围,这一行业的自律意识在逐步加强。

在一个叫“聊客”的直播平台,刚用电话号码注册接入,一堆“女友”就上来各种打招呼,发所谓的“私密视频”和“私密照片”和求联系方式。

一旦钱烧光了,就意味着要么被吞并,要么就死亡。他说,在前期资本帮助下快速完成用户积累后,只有提供优质化、差异化的内容,找到除了观众打赏之外的其他盈利点,这样会倒逼直播平台注重向垂直细化领域转型,在直播内容形态上做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说,整个行业将突破现有发展瓶颈与困局,迎来一个行业洗牌的拐点。”

“由于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如果直播平台完全持开放态度,存在很大风险。如被诈骗、泄露隐私等。”广州市仲裁委仲裁员幸小平说。

他注意到,最近三个月,资本开始变得冷静,“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现象。除了前期投入的天使轮、A轮,现在大家都在观望,谁来接盘。”

竞争日益白热化,行业洗牌或将来临

“网络直播将回归内容创新。”罗超肯定地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淘汰很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发生,最终只会留下四五家大平台。

直播会迎来新“风口”吗?

1月9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欢聚时代股价冲上了130美元,总市值80.68亿美元,市值比前一年增长了20多亿美元。

成立于2005年的YY可以说是中国最早发现直播前景的公司,这个从PC互联网时代就已经起家的公司,从2008年起就开始做直播了。根据财报数据,欢聚时代在2016年的总营收近80亿元。YY还捧富了一大波主播,包括年营收过亿并成立直播公会的主播“MC天佑”。

欢聚时代的前CEO陈洲曾说:“移动互联网的前置摄像头所开启的自拍风潮,开启了一个自我意识觉醒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史无前例地渴望展示自己,在这个时代,我们史无前例地渴望获得他人的认同。而直播,完美地匹配了大家的渴望。”

在资本市场,位于“头部”的直播平台巨头也继续受到青睐:欢聚时代旗下游戏虎牙直播获得7500万美元A轮融资;王思聪的熊猫直播获得10亿元B轮融资;花椒直播获得10亿元B轮融资;斗鱼完成D轮融资。

但大量挤不进前列的直播平台则面临洗牌。

多个直播平台从业人员表示,“健康的直播”“绿色直播”有助于巩固排名靠前直播平台的地位,而据羊城晚报记者的暗访,排前的直播平台虽然也存在各种问题,但总体而言管理相对规范,出现问题最多的是排下中下游的平台。

“但要做到真正的‘绿播’,依然任重道远。”某直播平台工作人员胡可说。

互联网向来不缺“风口”,如今直播行业的门槛已经十分之高,资本和流量构筑了行业的竞争壁垒,当前直播行业已经开始进行差异化竞争,要么垂直耕耘细分领域,如快手聚焦三四线用户,要么依靠巨头生态,如一直播在微博生态中。但直播行业需要修正的不仅仅是商业模式,还要重视内容的输出和有效的监管,这样才能重新赢得“风口”。

恶搞、玩命、找打……直播内容花样百出

“希望官方封号 救他一命”

“不要问我为什么,玩挑战从来就是这样了,给小弟一个双击,从这里跳下去,没毛病!”

2018年1月7日下午,一位叫“布衣老三”的男主播光着上身,直播自己冒雨从近十米高的东江大桥上跳下去的过程。5个小时后,这个直播视频给他带来24.2万的播放量。在更早前的直播中,他自称是“跳桥第一人”,发布的50余个直播视频基本上都是从高处往下跳,多数是跳桥,在直播平台“快手”上,他拥有5.9万粉丝。

2017年年底,自称“国内极限挑战第一人”的吴咏宁,在一次户外直播中不幸失手丧生。吴咏宁出事后,一大批“玩命”直播的视频被下架和封号。但时隔仅一个月,大量类似视频再次充斥各直播平台。

“不出位,无直播”。一方面是资本市场青睐下各种直播平台不断上线,另一方面,眼球效应下主播们按捺不住的疯狂。

“猎奇”

除了动作危险,主播们在吃上也大做文章。

直播平台上,吃“活物”名气最大的是“胜哥”。在“快手”平台,他靠生吃老鼠、虫子、玻璃碴博得粉丝的关注。

“胜哥”的直播时常引发网友极度不适,导致“快手”平台在2016年时就将其封号。但常有小号突然放出一些“胜哥”吃“活物”的视频,虽然很快就被删除,但动辄就吸引近十万粉丝。

直播平台另一位吃“活物”的著名人物“张哥”,靠生吃老鼠、蝙蝠博眼球,其生吃蝙蝠的直播,平台显示有30多万人同时在线观看。

羊城晚报记者目击了一位拥有5.3万粉丝的人气主播“诸葛网络”将掺有红虫、醋、可乐、酱油、芥末、风油精、辣椒油等的一大盆液体,一口气喝下。此时,屏上的留言也到了最高值,有惋惜劝阻的,也有拍手叫好、送礼物的。

“恶搞”

2017年,一段“求挨打”视频曾在直播网上很火。

视频显示,一位长相颇为帅气的男主播撩拨坐在旁边穿黑衣的一男一女,并将其激怒,还主动叫嚣“打我”。最终,该主播确实被男子打了,持续近一分钟,而该主播一直未还手。据事后了解,被打的叫“TY修杰”,是某直播平台主播,在该平台有近50万粉丝。

无独有偶,该平台人气主播“小白龙”也多次直播遭遇打架事件。2017年11月底,“小白龙”在湖南张家界直播临近结束,“刚打完广告,突然走过来一大群人,上来就说有事找你说。刚问一句:啥事儿?拳头就直接怼小白龙脖子上了。”随即双方两拨人交手,视频关闭。

网友们的评论显示,虽然打架的真伪和细节均无法考证,但部分户外主播为了吸引眼球,人为制造热点引发争议的情况非常普遍。

更恶劣的是一些没有底线的恶搞,如突然把某个路人用袋子蒙上,突然冲到一个水果摊把水果洒一地,突然把小食摊的烧饼拿起来就扔。从点击量来看,这些恶搞视频还特别受欢迎。

点评

“草根”当“网红”

就必须“出位”?

盘点这些“出位”的主播发现,他们绝大多数是所谓的“草根”。

快手主播“布衣老三”在自我介绍中称:“我个人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乡下人”“我没什么才艺”。而在别人看起来有点傻的“高空跳水”,能给他带来百万级的播放量、数万个点赞和数千评论。

生吃“活物”的“胜哥”则是一位天生残缺的男子,当他一再下拉底线,竟然吸引一批“铁粉”,不但带来经济效益,还打造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在排名靠前的几个直播平台,部分主播才艺堪比明星,吸粉无数,为自己提供了很好的锻炼和展示自我的平台。

但另一方面,也有主播为了抢占有限的“前排位置”,不惜“出位”,希望凭借“出位的表演”当“网红”。

而对于这群“不作不死”的主播,虽然短期内会获得一定的经济利益,但将面对的必然是一个“大坑”:担心受众的厌倦,担心别人的模仿,他们只能一次次地加码。高空跳水越跳越高,恶趣味越来越低级……随着监管的加强和行业的规范,等待他们的或许就是越来越严的审查封号,抑或是“吴咏宁式”悲剧。

“等到哪天你停止更新视频了,我就懂了”。一位叫光剑的网友在“拖鞋华仔”的直播留言中称。而一个“小落”的网友则说:“我希望官方能封号救他一命”。

众多平台以“美女”为“卖点”

涉黄直播 不断改头换面

羊城晚报记者梳理了直播软件下载量排行榜前50位,除了个别游戏类和体育类,绝大部分都是以美女直播为“卖点”。而在羊城晚报记者一个多月的暗访中发现,这些“美女直播”平台上的暧昧现象相当普遍。

1月9日凌晨1时许,一场“深夜真人秀”正式开播。主播“兔兔”在直播中将衣服脱到只剩内衣,并做出各种挑逗姿势等,直播持续了20分钟左右。

除了“真人秀”,主播们交易最多的是“小视频”,在直播平台购买50元左右的“礼物”即可换取多个涉黄视频。

在监管日趋严厉的当下,他们是如何聚集人气的呢?据悉,每一位看秀者在直播平台购买了一百多元的“礼物”后,会被女主播加到一个QQ群中,再到群中看直播。

按照相关规定,所有直播间必须24小时配备管理员对直播间的言行进行监督,但在近一个月时间里,在多个直播平台上,羊城晚报记者并未发现管理员的身影,如“梦想直播”平台,对于一些女主播近乎赤裸的“招揽生意”行为,并没有受到管理员制止或者警告。

澳门皇冠,“美女主播”们的造型都比较“清凉”,不时有主播“不经意”间走光,引来粉丝们一片叫好,并狂送“礼物”。

随着相关部门对直播平台的管控加强,一些大的直播平台的涉黄控制力度也不断加大,“一经发现或被举报,立即封号”,但涉黄直播问题总是不停变换“面孔”,卷土再来。

链接

广东打击新型网络诈骗案

以APP交友为幌子 诈骗超10亿元

广东省公安厅1月7日下午通报,在公安部协调指挥下,该厅近日组织珠海、汕头、东莞等11个地市公安机关在全国13个省区市同步开展“安网20号”打击手机APP新型网络诈骗专案收网行动,打掉涉案公司21家,抓获犯罪嫌疑人600余人,冻结涉案金额1亿余元,缴获服务器400余台,扣押电脑、手机、账本等涉案物品一批。

专案组经侦查发现,“某城求偶”“某派交友”“某会么”“某约爱”“某城密撩”“某缘”等多款交友APP以交友、求偶为幌子,利用隐晦的宣传用语吸引男性用户安装注册,之后以引诱用户充值会员可享有“特权”的手法实施诈骗。“某咻影院”“某动影院”“某涩快播”“某乐影院”等疑似色情APP以播放色情视频为诱饵,吸引用户下载安装,进而引诱用户充值不断升级会员等级观看更多影片的手法实施诈骗。

相关网络诈骗团伙均为公司化运作,涉案总金额超过10亿元。

规范

平台都符合监管、规范直播行为?YY直播:

近300名“审片人” 24小时轮流审核

直播平台有哪些规范?对主播有哪些要求?如何监管违规行为?对违规用户如何惩罚?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国内最大的直播平台“YY直播”。

羊城晚报:对直播发布者有哪些方面的要求?他们与贵公司是否签订服务协议?对其着装、语言、行为是否有规范?

YY直播:随着行业的成熟,主播的入门门槛是越来越高的。我们平台上的主播,按照发展程度不同,都会分别跟公会、平台签署正规协议,同时我们在《YY公约》和《YY社区违规管理总则》的基础上制定了多个规章制度来监管和约束主播。

其中,针对主播的着装、语言、行为,我们的多个规定中都有严格的要求,比如主播着装规范中就对上装、下装和场景等都做了具体要求。

羊城晚报:“管理员”的配备情况是什么样的,在信息审核、信息安全管理、值班巡查等方面有哪些具体措施?

YY直播:在审核团队方面,YY直播平台拥有将近300位专业审核人员,分别对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不同类型的内容以及独立用户进行审核管理。审核团队实行7×24小时轮流值班制,还专设了检查人员负责对审核人员的审核效果进行检查评估。

此外,YY直播平台还组建了近千人的巡查举报团队,用以及时发现、反馈隐蔽的违规直播内容。

羊城晚报:对违规用户的处理情况是怎么样的?

YY直播:除YY直播平台官方设立的内容监管团队外,频道创建者还设有分级管理员,他们可对违规的用户进行踢号,移除麦序、频道内冻结和封禁IP的管理。

我们在践行分级管理的过程中,处理了一批违规主播,主要处理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冻结账号7天、30天、120天、360天、永久冻结账号”、“停止直播并删除所有回放视频”、“永久限制手机号开播”、“中断直播”、“限制直播功能”等处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