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难免会犯错,一个导演难免会拍烂片,而且《无极》在我心里不位于烂片之列,于是对《赵氏孤儿》依然有期待,看完有弹有赞。

陈凯歌导演颠覆性的改编了历史,用历史人物演绎着别样的历史寓言。似乎给我们传达出这么个内蕴:要警惕那些用全力用好心做着坏事的人。

如果这个片子完全忠于历史,忠于以前戏剧的版本,肯定会很稳阵,即使没有新意,也不会惹得太多批评。但那样我们看到的将是一出奸臣陷害忠臣,义士舍已救孤,最后复仇锄奸的正剧,导演发挥的空间将更多是在细节上,人物的形象会比较脸谱化,忠奸立现,可回味的余地就少了很多。

就影片中的人物和故事来说说一己之见。

这里创作团队,选择了另一个方式去解读这段历史。也确实让这部电影涵盖的内容更丰富,人物形象更饱满,留给我们关于命运及人性的思索更多。但是在剧情上,在整个电影的立意上还做得不是特别到位,最后不得不留下隔靴搔痒之感。现在的好片子层出不穷,观众的眼光越来越高,擅于挑刺,《赵氏孤儿》估计将不得不面对不少批评。

影片中的程婴以一个医者的道德和胸怀救了庄姬的孩子,目睹了庄姬的自我牺牲,这使他获得了巨大的力量去保护赵氏孤儿,又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一步步地牺牲了牺牲了自己的儿子和妻子,而恰恰是这个“不得已”成就背上了伟大的称号,也使他的私人复仇计划都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幌子,欺骗了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更可笑的事,程婴又是把自己的罪恶当成是一件神圣的使命来践行的,使得有时候我们甚至不忍心去指责他。
    
(一)程婴对不住赵朔、庄姬、公孙杵臼

片子的前三分之一,屠岸贾施计杀了赵氏三百多人,处理的无可挑剔。国君的顽逆轻挑,赵家的趾高气昂、飞扬跋扈,在自家喜得贵子的情况下都不放过揭人伤疤。(做人不可做到尽,凡事要留有余地。)让整个剧情和屠的动机合情合理,顺理成章。密谋陷害,当庭变动、追杀相国等细节处理没有拖沓多余,煞是好看。

赵朔死前没提报仇,一句“快逃”之后,赵文卓就杀青领红包去了。这句符合一般人性规律,大难临头,先跑为上,如果没命啥也免谈,等小孩长大报仇那还隔着无数未知因素,多说无益。

片子的中间,从庄姬产下孩子,到陈婴的孩子被当赵家骨血摔死,也很棒。范冰冰戏份不多,依然那么漂亮,让人惊艳。最后关头舍去一己生命,来保全赵家最后的血脉,让人唏嘘感叹,躺在血泊中的她除了美艳更闪耀着母性的光辉。对孩子的爱更让她说出,孩子长大后不要告诉他是谁,让他过老百姓的生活。是的,仇恨只会扭曲一个人的生命,当他的生命的意义只有复仇时,其实是一种大悲哀。黄晓明的戏份这一部分也挺不错,自保及人性中善良、同情弱小的良知的冲突,他都演绎的不错。不过他的戏最好到这就中止了,让屠岸贾一剑把他给劈死,而不是在后面对剧情不起帮助,反而起破坏作用。

庄姬死前希望婴儿活下去,遗嘱是“不要告诉他父母是谁,不要报仇,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庄姬更是清楚地认清事态,赵氏惨遭灭门,屠岸贾势力如日中天,报仇是没多大可能了,不过让他好好地生活,至少有着普通人的幸福生活,这点在影片里面起着至关重要的意思,这可是孩子母亲的遗愿。

历史上陈婴主动换婴的大义在这里被改成被命运及良心推动的不得不为之的举动,更真实、有血有肉。一个出卖自己孩子的父亲是可怕的。陈婴不是,他也想保全自己儿子的生命,只是前有一百多孩子的生命,后有说出真相,只会让二个孩子一起送命。让他挣扎却没有选择和取舍的余地,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妻儿丧命。

公孙杵臼死前大呼“我对得起赵家了”。赵孤长大后能报仇最好,如不能,毕竟赵家有后。

片子的后三分之一,处理得不太好。巨大的痛,换成一个信念支持他把孩子养大,活下去。这个信念是让孩子和仇人相亲相爱,然后告诉他们真相,让屠岸贾生不如死。这个点设计的,让人不是太能理解,也是电影最大的一个败笔。如果屠岸贾确实会被这种相亲相爱的亲情背叛伤害,难道不会伤害到孩子吗?这对孩子也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如果说屠岸贾兵力雄厚、戒备森严,单打独斗孩子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以这样一种方式去接近屠,以期取得他的信任,以伺机杀了他,会让人比较能接受一点。而最后不是以这种方式,却是以以卵击石的方式直面屠,基本是自取其死之途。但是很奇怪不合理的是,编剧让屠死在了孩子的剑下。

最初,在程婴心里并没有抚养孤儿为赵氏复仇的念头,更何况赵孤的命运已经由他母亲做了安排了,庄姬都希望不要报仇了,程婴还有什么报仇的理由呢。程婴只是一个人小人物,这沉重的担子他是挑不来的。他甚至可以在刚被托孤之后马上忘记药箱里的遗孤。他要做的只是赶快把赵孤交给公孙杵臼。

屠岸贾如陈婴所愿和孩子相亲相爱。屠发现孩子就是赵氏孤儿,并在派他去前线杀敌时,撤下所有兵力,孩子一个人被围攻命在旦夕。远远的屠看着眼含热泪,纠结不舍,并扭头而去。当孩子凄惨的叫着,干爹救我……纠结达到临界点,屠被亲情牵引着放下敌我,放下一切仇怨,冲入敌阵救下孩子。这是我最欣赏的一场戏,看到这心里大呼处理得好。奸人也有人性的一面,也会动情,会依恋忧愁。感情成了奸人的软肋,当他对敌人有了情,心软了,就注定了自己的失败及死期,这样想觉得挺伤感的。但是孩子对屠的感情的转变处理的不好,十五年的感情,整天干爹长干爹短的,到最后知道真相时,不是转变的那么毅然,如果再加上又爱又恨,矛盾不舍,最终选择即使死也要为父母养父报仇来完成自己的宿命将更恰当。

但是,当程婴和女人和真正的程勃遇害之后,程婴复仇之心顿生,一句“我得好好把这孩子养大,让他替我儿子报仇。”将三人所有的遗愿都加以篡改,“等他长大了,把他带到屠岸贾面前,告他这孩子是谁,我是谁。我要让他们相亲相爱,然后赵家的孩子,一剑砍了屠岸贾,那才算把仇报了。”抚养赵孤的很大一个目的是为自己的女人儿子报仇,台词里的那句“我是谁”是不能遗漏的一句。假借着为赵朔、庄姬、公孙杵臼复仇的名义实现报私仇的目的。

陈婴的十五年忍辱负重,在屠岸贾门下效力,没有表现刻画出,杀子弑妻,隐忍不发的仇恨。而是悉心帮屠调理身体,二人相处得和谐融洽,也是一大败笔。其他关于屠教孩子谁都不能相信,陈婴马上纠正抱住从房上跳下的孩子,以示爹能相信。屠和孩子讨论,当你心中没有敌人,你就没有敌人。这些最后都没有进一步呼应,成了一些不知为啥展现的碎片。我理想的结尾是,陈婴更爱孩子,爱他的生命,放下仇恨复仇,也以呼应屠和孩子讨论的当你心中没有敌人,你就没有敌人,尊重了庄姬对孩子的愿望,让他过老百姓的生活。或许在他们离开的最后还是被屠给杀了。

慈爱应属庄姬,而不是程婴。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变数和挣扎。但这就是人生。

    (二)程婴对不住韩厥

韩厥是剧中的一大悲剧人物,做为敌对阵营的一员,冒着巨大的风险间接救了孩子,其实他的仁义并不比最初的程婴差多少。而当韩厥知道程婴那所谓的牺牲自己女人儿子挽救赵孤的真相后,
他就知道了人生的最大凄惨已经发生在别人身上,于是他似乎已经懒得提及自己的痛苦了,彻底拜服在程婴的脚下。
韩厥为了按程婴的报仇方式来实现复仇,收起了自己的苦痛和仇恨,隐忍数十年。

程婴和韩厥互相敬酒的那出戏。
韩厥说:“敬你的女人,敬你的儿子”。程婴说的是:“敬庄姬,敬公孙杵臼”。
这个对话很有意思,程婴已经把复仇当成自己的私仇来报了,庄姬,公孙杵臼只是一个名义,一个幌子罢了,因隔了太远变得恍惚了。所以程婴说话时显得神情游离,吞吐犹豫,他在说这话的时显然是底气不足的,他甚至都可能已经忘了曾有过这两个人了。而韩厥的台词则充分证明他对程婴的深深折服,韩厥已经把自己的私仇真正变成了为仁义的正义的复仇。

没人知道他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程婴起码还有个孩子有个目标,但是韩厥呢?
韩厥:“那我呢?八年了,你对我公平吗?让我见见孩子”。
程婴:“你不怕你脸上的疤吓着孩子。”
作为孩子的恩人,仇不能报,秘密还要守着,像一个恶棍般躲着孩子,人生从有到无一落千丈,身如孤鸿无处归所,他看起来近乎玩世不恭的样子藏着难以想象的隐忍。
    
最新皇冠手机投注网址,    程婴韩厥在商量如何对赵孤说出真相时,程婴执意要把牺牲妻儿的伟大事迹公布出来,韩厥坚决否定了这个观点,认为这样说没人信。而最后真正沉不住气并把事实真相说出来的还是韩厥,他这辈子就是被这个所谓的伟大所折服,并撑了这么多年。他不能让这个伟大在世上沉寂埋没。

    仁义应数韩厥,而不是程婴。
   
(三)程婴比不上屠岸贾

葛优和王学圻是影片的骨架人物,两个老戏骨也依旧雄起顶起了全剧,所谓的“程勃”毕竟像晨勃,在影片中遗下点精力就没看到什么了。
程婴是一个从爱沦落到恨的人物,或者说,是一个挂着大爱的头衔行着大恶的人,而对比反面角色屠岸贾却是一个由恶生爱的人物。

赵孤:干爹,你有敌人吗?
屠岸贾:干爹的敌人啊,在你出生的那一年,全被你干爹干掉了
赵孤:我爹也有敌人吗?
屠岸贾:人人都有敌人
赵孤:干爹,怎么才能没有敌人?
屠岸贾:如果人人都能做到不把自己的敌人当敌人,就天下无敌了。可这很难做到,你干爹也没做到。

屠岸贾的敌人在赵孤出生那年全被干掉了,一个“全”字意味着屠岸贾正从那刻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后,不把自己的敌人当敌人,甚至在知道赵孤的真实身份后,犹豫再三后仍杀入重围。而且,在赵孤来找他报仇时,而一让再让,放他们一条生路。

屠岸贾在诛灭赵氏全家后,一扫以前的残暴凶狠,成为一个爱甚于恨的人。
在影片中俨然就是一个慈父形象,他对赵孤是有着真情的:教他武功,让他上学堂,让赵孤从屋顶上纵身跳下,又收回曾经张开的双臂,“谁也不要信!”
这就是屠岸贾灌输给赵孤的处世哲学,并且以此作为他为人处世的基本逻辑。大丈夫当执三尺青锋,战八荒,扫六合,建不世之功。虽不放心,也让他上战场,成为真正的男人,并一路尾随,在危急时又是真正可以信赖的人,冒死相救。当敌人败退后,又仅是顿足张嘴的威吓而已,在腥风血雨中显出岿然安稳的率真性情。

男人应是屠岸,而不是程婴。

(四)程婴铸就“赵氏孤儿”。

如屠岸贾所说:“程婴不是个男人。”
程婴慢慢熬着自己的心机、忍耐、仇恨,用血色慢慢刻画心中的复仇蓝图,怕酒后吐真言不敢在屠岸贾面前喝酒,对赵孤的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为自己复仇。数十年,不让赵孤离开自己身边,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软禁”,不让他拿剑,不让他上学堂,用吃顿好的利诱他坚守秘密,不让他上战场。让赵孤从房上跳下,教他父亲最可信,而实际上却用着最大的谎言骗了赵孤一辈子。

韩厥和屠岸贾对程婴的做法实际上都是质疑态度。

韩厥:你怎么知道这孩子长大了,就一定能一剑砍了屠岸贾。你不是要他们相亲相爱吗?你对这孩子不公平。
程婴:我对他很公平

屠岸贾:是你骗了我,一个出卖自己亲生儿子的父亲,多可怕呀
程婴:我们的孩子,怎么都没有活路了,不能再连累另外一个孩子。要是他知道,他一生下来就救了这么多人,他不会埋怨他爹娘的。
屠岸贾:程婴,你有什么权利,决定你儿子的生死?你又有什么权利,让赵家的孩子为你报仇?他杀得了我吗?他下得了手吗!

程婴却一厢情愿地觉得自己是对的,是仁,是义,是爱,是伟大。将一步步地走向最终的结局时,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程婴到老年衣服为什么是一袭慑人心魄的素白,他是解脱了,了无牵挂了,如仙风道骨般羽化了,全身透着神圣之光的妻子也来迎接他了,可以团聚重逢。

而赵孤呢?
本来他是可以有幸福的,有父亲,有义父,有身份,有战功。哪怕只是成为一个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一种幸福,这可能是庄姬遗愿中所期望的。

但程婴决意要报仇,而且自他成为屠岸贾的义子后,就注定了他的两难境地。一方面,自己的父母被屠岸贾所杀,他要为父母报仇,如果不报仇就是不义;另一方面,屠岸贾是他的义父,对他有养育之恩,若杀了屠岸贾,也是不义。
当最终复仇成功后,发现亲生父母早就死了,所谓的父亲死了,义父也死了,所有的爱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借口。一个爱自己的人是为了报仇,另一个爱自己的人则是灭门的仇人,自己只是一个工具罢了,真爱和自己绝缘,这世界只剩的孤零零的一个自己了,情以何堪。

影片至此结束,显示血红字幕“赵氏孤儿”。这时,“赵氏孤儿”真正被世界遗弃,程婴一手造就“赵氏孤儿”,名副其实的“赵氏孤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