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表演需要规范,但不宜过度管理

成都首批街头艺人“持证上岗” 盘点他国街头艺人管理情况

舒圣祥

央广网北京5月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一把吉他、一个音响、一支话筒……简单的几个设备就能搭起一台小型演唱会,这是街头艺人们日常的画面。在传统概念里,街头表演不算正经营生,常常因城市管理的要求而频繁挪地方。而近日,在成都,街头表演也成了“持证上岗”的合法工作。

四川成都日前公布了2018年首批30个街头艺术表演试点点位,满足要求的街头表演者,通过选拔后持证上岗。首批提供100个持证名额,有242个个人及114个团队报名,录取率不足三成。对这些街头艺人演出时间的排期、点位、内容都要进行管理,将与相关部门签订从业承诺书,每年接受审核,优胜劣汰(4月24日《成都商报》)。

4月29日起,首批“持证上岗”的成都街头艺人在春熙路、宽窄巷子、西村等30个点位集中亮相,为市民和游客奉上悦耳的“艺术大餐”。今年3月底,成都创新推出街头艺术表演项目,公布了首批街头艺术表演点位,并从4月中旬公开招募表演艺人。经过公开招募、考核,确定了47名艺人团队为首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对街头艺术表演进行规范化、专业化的管理。

街头艺术是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街头表演又是街头艺术里最为灵动和活跃的部分。在国外很多城市,颇有质量的街头表演,是城市中的一道亮丽风景。相比之下,国内城市的街头表演,质量参差不齐,形式单一,主要以唱歌和演奏为主,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吉他自弹自唱。

成都市文化馆馆长王健介绍,今后将对街头艺人进行动态化管理,广泛开展以音乐类为主的街头演出,支持原创音乐、支持音乐新人,让音乐人可以“打开琴盒收费”,市民能够“打赏”支持,打通街头艺术的“生存通道”。

说白了,在不少国人眼中,街头表演更像一种乞讨方式,与其说是打赏,不如说是施舍。基于这样的观念,稍有水平的表演者,都不愿意在街头演出。有水平的表演者不愿在街头演出,在街头演出的都是乞讨的,两者互为印证、互为强化,久而久之,街头艺术也就难以称其为街头艺术了。

给街头艺人颁发上岗证并非成都首创。近几年,为了让街头艺人能合法表演,让街头艺术更好地融入城市,很多城市对街头艺人的管理进行了积极探索。2014年,上海从100名街头艺人中甄选出8名有资质的艺人,向他们颁发了“上海街头艺人节目审核许可证”。2015年,深圳也为一些街头艺人颁发了“上岗证”。

之所以如此,还有一个很现实的原因是,国内街头表演者,确实会感觉缺少尊严——最典型的问题是,他们没有固定的表演场所,经常被赶来赶去。要发展街头艺术、繁荣街头文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让表演者有安心表演的空间,而这建立在规范化的管理基础之上。

对街头艺人的认证既便于政府部门对街头艺人实施有效管理,更显现了一座城市对艺人的人文关怀与足够尊重。放眼海外,其他国家对于街头艺人有哪些管理办法?

国外很多城市,都已经开放政策让表演者在街头、广场等公共空间进行表演,并允许其接受观众打赏。只要具备一定水平,都可以在官方渠道申请到表演许可,对表演者的身份、资质没有过多要求,持有许可,就能在被许可的地方进行街头表演。在这个意义上,成都当下在做的事,其实挺好,不再盲目赶人,而是发放许可,规范管理。

美国:必须取得合法牌照 半乞讨性质的不需要任何批准

只不过,想在成都申请到表演许可,条件貌似有点高,录取率不到三成。先要对报名者进行专家审核,审核通过后还要面试,再进行相关培训,培训结束方可到规定位置表演,且每年都要参加审核,接受优胜劣汰。这一套流程过于繁琐,真正有水平的表演者,未必愿意接受。

美国特约观察员庞哲介绍,很多年前他初来纽约时,看到一位华人小提琴手,琴艺娴熟,动听感人,有人交钱。据这位演绎者透露,本来是来纽约创业做生意,但遇到意外全然失败,身份也变得不合法无法找工作,走投无路时开始重操旧爱,试试地铁拉琴。结果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不但收入超好,还有人约他参加演出,后来,再来地铁拉琴纯属兴趣。实际上,有很多成功、成名的艺人表演者白手起家,都是从街头表演开始的。

其实,管理部门并不需要管得这样深入,具有一定水平就可以发放许可,让他们到市场中自由竞争,自然接受优胜劣汰。街头表演的门槛更不应该太高,程序越繁琐越是会起到相反效果。而且,没有成都户口和居住证还不能参与选拔,这个已经有点变味了。相关部门对演出时间的排期、点位、内容,事无巨细进行管理,被选拔的街头艺人,要签从业承诺书,表演期间不能随意缺席……如此一来,已经不像是在发放表演许可,而是在跟街头艺人签订经纪合同。发放政府许可,既是要吸引高水平表演者,让他们不必担心被城管驱赶,同时也是要让街头表演更有秩序。政府部门事无巨细地管理,恐怕只会事与愿违。

在美国,街头艺人必须取得合法牌照,但如果含有半乞讨的性质,则不需要任何的批准,而且市民对他们非常友好。街头卖艺的身份是否合法,似乎在美国社会没有引发过多注意,但表演者必须要有地区政府的许可。如果只是个人小规模唱歌拉琴,有半乞讨的含义、不阻碍交通秩序,几乎没有人干涉。所以只要艺术动人,唱歌拉琴都会有相当不错的收入。

澳门皇冠,唯有高水平的表演者,也愿意在街头表演,街头表演才能真正成为艺术,才有可能繁荣。要让街头表演繁荣起来,成为城市里的一道风景线,确实需要有规范的管理;但这种管理必须限定在必要的范围之内,应该保留街头表演开放自由的风格,并且给予街头表演足够程度的尊重。

澳大利亚:受政府监管 卖艺许可证的获得不易

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悉尼的街头艺人如果固定在某一个地方表演,警察会对他们进行身份登记并收取税金。在澳大利亚,街头艺人是一个非常正式的受政府监管的职业,这些人往往身怀绝技,每年的澳洲达人秀以及其他综艺节目中都有很多从街头走上荧幕的艺人。而且所有市政厅的卖艺申请表格上都需要申请人填写自己的税号,以备未来交税。其实这种自愿交纳个人所得税的方式实行起来难度非常大,街头艺人通常由巡警来进行管理和监督,而对于街头艺人的实际盈利,巡警也很难估计,所以在交税问题上,交多少全凭艺人的自觉。

澳大利亚有的城市也会向街头艺人颁发卖艺许可证,但得到此证并不容易,有的城市颁发许可证的数量非常有限。要想成为街头艺人其实并不容易,首先必须要有在澳大利亚的工作许可,比如澳大利亚的税号或公司注册号。其次,必须本人向当地的市政厅申请卖艺许可证。一些街头艺人比较多的城市如悉尼,会鼓励艺人进行长期的表演,艺人如果支付每年的卖艺许可年费,会比购买三个月的更便宜;而另一些城市对卖艺人数会有严格的限制,如悉尼的某卫星城市每年只发放5张卖艺许可证给街头艺人,而每一张许可证在一年中只能表演12次。

西班牙:可分为地上合法工作和地下流动“作案”

西班牙艺术气息浓厚,街头艺人中有很多“达人”,他们往往能引人驻足围观,甚至心甘情愿地掏出零钱。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有一条兰布拉大道,因为整条街丰富的街头艺人,被评选为全球13条名街之一。

目前居住在西班牙的张舜衡表示,在西班牙,合法的街头艺人需进行考核,持证上岗。西班牙的街头艺人,大致可分为地上合法工作和地下流动“作案”。要想在地上合法工作,街头艺人必须参加政府考试拿到许可证。不仅各城市的街头艺人管理规定不同,而且城市内每个区域均限制人数指标,相互不能争抢地盘。

以首都马德里为例,街头艺人考核为期三天,需在五分钟内演唱两首曲目,由评审打分。打分标准主要有两条,一是拥有“足够的”现场表演水平,二是在不影响邻居和路人的情况下能使大众身心愉悦。通过考核的艺人将会获得“营业执照”,以后“持证上岗”;而不符合标准的表演者只能遭到淘汰,以后一旦再被发现上街表演,将会受到处罚。街头表演许可有效期为一年,一年后可以续五年,五年后需要重新进行考核。艺人需要随身携带表演许可证件,以防警察随机检查。作为合法工作,自然也有法定工作时间表,表演的时间从早上10点开始,截止到晚上10点-11点。严禁“加班加点”,而且在西班牙人传统午休时间段“不得开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