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妮娜﹞
這個有點不諳人情世事,聰明優秀的女孩子
要說她就是約翰的正面教材
一點也不為過
或者說,這種猶如湖面倒影的對稱
正是浦澤的巧思設計
試圖表達某種人格原型

[適合在電影院裡看的電影]
  說句老實話,我不覺得《海角七號》是部好片。它並沒有談很深的問題,它沒有給人新的觀念,它也沒有使用特出的電影語言,它也沒有使用很新的技術。我個人尤其覺得它最大的問題在於影像節奏怪怪的,安插笑點安插得太密集太用力,很多笑點出現後又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觀眾笑完,有種被笑點追得很喘的感覺。我把這個狀況歸因於導演對自己的影像不夠有信心,他安了笑點,卻不確定觀眾會笑,所以在笑點之後沒有留一段觀眾笑的時間,便直接走接下去的劇情。私以為那是一種「這個笑點不夠好笑,空下的時間觀眾沒笑,就冷掉了,不如進下一個笑點」那樣不夠自信的心情作祟的結果。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看舞臺劇看得太習慣了,所以有這樣的抱怨。舞臺劇的演員和觀眾的互動是很即時的,如果觀眾笑了,就讓觀眾笑完,要是觀眾沒笑也沒關係,緊湊地演接下去的橋段。
  雖然如此,我還是覺得《海角七號》是部好看的片子,而且是適合大家一起看的片子。如果你還沒去看過,它絕對值得你進電影院去看。進電影院和看DVD是完全不一樣的。在電影院裡,當你想笑的時候,大家一起笑了,當你想哭的時候,傳來其他人吸鼻子的聲音,那種氛圍是在家裡一個人看DVD絕對沒有的。海角七號成功的製造了「大家一起自在愉快的看電影」的氛圍,我甚至覺得,少了其他觀眾的反應,這部片會不好看許多。

傳統社會上女性的腳色原型有:
母親、娼妓、落難少女、公主、王后、女王、仙女、巫婆
由左而右,按照「腳色威能」遞增

  跳開《海角七號》,先談其他的。最近剛好讀到一個報導,關於美國電影業者在思考該怎麼讓觀眾回到電影院的種種思考,最後,他們認為,最好的方式是發展i-Max電影,甚至是完全的立體電影。像最近的《黑暗騎士》就是一部在拍攝時同時考慮立體電影的需要而拍出來的影片。他們會那麼認為,是因為當觀影經驗無法在家中複製,觀眾才會為了體驗那些DVD無法給予的觀影感受,選擇走進電影院裡看電影。
  當然,這樣的思考是有局限的。不是所有的片子都適合那麼做。唯有動作片及充滿特效的片子才適合變成i-Max電影或立體電影。不過,要求電影院給予DVD給不了的觀影經驗,以吸引觀眾走入電影院,誠然是聰明的思考方向。
  回到《海角七號》。《海角七號》的成功,我相信是因為它給了觀眾看DVD得不到的觀影經驗。它不像i-Max或立體電影那麼高科技,而是透過帶給大家一起看電影的氣氛。就像是在live
house或音樂祭裡聽演奏的氣氛,而那氣氛,觀眾的各種反應是其中必要的元素。
  如果有人在未來的某一天在家自己看《海角七號》的DVD,看完後覺得《海角七號》跟大家說的不一樣,非常一般,我一點也不會意外。
  
  所以,如果,你還沒看《海角七號》,真的建議你,挑個時間走進電影院親身感受它的魅力。是的,親身感受,而那感受只有在電影院裡才會有。

妮娜可以說是
投射母親形象(劇情裡面),的落難公主

[每個配角都有自己的本色與魅力]
  當我看完《海角七號》,我馬上聯想到《娃娃看天下》。就是三毛譯的那套漫畫。
  還記得在《娃娃看天下》裡,瑪法達,愛高談闊論,空有一口理想抱負,但骨子裡只是個討厭喝湯的小一小朋友;馬諾林,國小一年紀,對於金錢卻有著超齡的概念;蘇珊娜,明明只有小一,卻一心想著成為新娘與嫁入豪門;菲力普,小二,是瑪法達的好朋友,常專注的傾聽瑪法達的想法,但事實上迷戀漫畫小說,對瑪法達說的內容不曾真的了解過。漫畫裡的每個小朋友都有著鮮明的個性,他們正是阿根廷社會中常見典型的代表。
  每個人都能在《娃娃看天下》找到一個喜愛欣賞的娃娃,而那個娃娃通常正好反應了喜歡他的人內心深處的本質。
  我個人喜歡瑪法達,我的個性也的確像瑪法達一樣,自以為了不得,實則眼高手低,是隻不甚重要的小蝦米;高中同學喜歡馬諾林,她的個性也像瑪諾林,非常有金錢概念,對權利義務看得既仔細又分明;還有一個朋友喜歡蘇珊娜,她雖然在職場上是明快的女強人,實則像蘇珊娜整天發美夢,期待有天能想找對的人嫁了再也不必工作。

公主本身不具備權力(power)
但是她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落難的境遇又增添她的魅力(吸引人注意的效果強度)

  就像《娃娃看天下》一般,《海角七號》的每個角色都很重要,各個性格鮮明,每位觀眾都能各自找到認同。有業務經驗的人,能在馬拉桑身上找到認同;在台北討生活不如意的人,能在阿嘉身上找到認同;因為自己的獨特與有才能,而總是被周遭平凡人找麻煩的人,能在大大身上找到認同。
  現實生活難免不如意之事居多,於是我們容易在片中這些失意的角色身上找到認同。因為認同,於是和片中角色有了共嗚。又因為這些失意人最後有了得意的結局,於是我們的失意似乎隨著那些人的終於登臺演出而消失,也因為他們的表演成功,我們隨著角色對自己有了正面的感覺。
  《海角七號》不只讓觀眾笑,還發給了離場觀眾一人一分對生活、對明天的希望。
  所以海角七號是好看的。

在劇情裡面來說,
她還有理想母親的形象(母親終極進化版~聖母)
(反過來說,母親的負面原型就變成繼母….)

  你最喜歡《海角七號》裡哪個角色?
  我喜歡茂伯!他又盧又直率實在是太可愛啦!真希望我能像他那麼堅持,為重要的事就算不要臉也要勇往直前。

靠近尾聲的一幕,她拿著槍與約翰對峙
她不止在對抗自己的過去、
企圖阻止眼前的大魔王

[那是個迷人的愛情故事]
  不談阿嘉與友子的愛情,不談過去和現在兩個友子情事的比較,不談水蛙的暗戀或勞馬的婚姻或明珠的過去,當然也不是指大大與茂伯孫的情事或是美玲與馬拉桑的曖昧。
  還有誰的愛情?
  鎮代表主席洪國榮與阿嘉母親的愛情。因為他們的愛情,所以才有了這個海角七號的故事,但大部分的人都看不見這段愛情。

某種意境上說來,她正在消滅母親的形象
因為母親的意境早變成一種惡夢魔咒:被拋棄的孩子

  因為洪國榮愛阿嘉的母親,而阿嘉的媽媽希望阿嘉留在恆春,於是洪國榮盡其所能的為阿嘉按插了郵局的差事,為阿嘉爭取到演出的機會,所以才有了這個故事。
  洪國榮在戲中的一段話感動了許多人。他是這麼說的:「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把整個恆春放火燒掉,然後把所有年輕人叫回自己家鄉,重新再造,自己做老闆,別出外當人家夥計。」許多人用這段話解釋他有多麼愛恆春,但我卻覺得這段話的功能是再次的強調他是多麼愛阿嘉的母親。
  洪國榮是阿嘉的繼父。洪國榮自己也有兒子,也不在恆春。或許他是希望年輕人回到恆春,打從心底真心的希望,但他也明白,恆春不是大部分年輕人的夢想。他並沒有強迫自己兒子回鄉的意思。
  但阿嘉的母親希望由臺北回來的阿嘉留在恆春。洪國榮為了自己愛的女人的期盼,他用盡手腕,利誘威脅,讓阿嘉白天得到一分糊口的工作,晚上還得到可以繼續玩樂團的機會。一切都是為了阿嘉的母親,為了不讓所愛的女人最寶貝的兒子吃官司受處罰,向來呼風喚雨的他被茂伯威脅,不得不把茂伯安插進樂團裡。他甚至還動員手下的人,甚至開著自己的車,為所愛的女人的兒子送信。
  阿嘉不喜歡洪國榮這個繼父。洪國榮也不讓阿嘉的母親難做。他讓他們母子兩過他們的生活,沒要阿嘉的母親住進他家,也沒強行進入他們的生活。洪國榮總是開車來,看看心愛的女人,然後離開。洪國榮隔著機車,希望阿嘉同意讓母親與自己同住。沒有阿嘉的同意,阿嘉的母親怎麼也沒法子放下阿嘉跟自己走。但任性的阿嘉始終沒有點頭。
  當他離去前,在阿嘉母親肩上拍了兩下。那兩下輕拍,代表著多麼多麼厚重的包容與愛情。他包容了心愛女人那討厭他老唱反調的兒子,也包容了這個女人在兒子與自己間的諸多猶豫放不下以致無法給他任何承諾。一個人得多愛另一個人,才能做到這樣深厚的包容?
  從洪國榮所做的這一切,你難道不會有一點點懷疑,他之所以希望年輕人回來恆春,是因為那是阿嘉的母親的期盼,所以他把他所愛的女人的期盼成為自己的期盼的一部分嗎?
  
  當阿嘉的母親帶著又害羞又驕傲又欣慰的表情看著臺上的阿嘉時,洪國榮微笑地看了她一眼。這畫面一閃即逝,應該不到不半秒鐘。大部分的觀眾怕還在阿嘉演唱成功的情緒裡,完全沒有注意到這畫面曾經存在。但,我被這畫面深深感動。

這個人物設定乍看傳統不新奇的女孩子
實際上卻有反叛的骨子
她不是一種幻覺,無論是對誰而言,
希望自己是獨立的個體的存在
這樣的求生、追求自我人生的意志
---------------------------------
﹝對於約翰﹞

[只是偶像劇式的電影,但也不只如此]
  或許嗤之以鼻,碎念著這不過是部偶像劇風格的電影,我幹嘛跟著瘋?但反過來說,現今臺製偶像劇是足以吸引年輕人的目光,將他們注意力由美國影集或日韓偶像劇上成功轉移,表示這些偶像劇裡的許多操作--品質,情節,角色,演員--都有某種程度的正確與可取之處,為什麼電影不能借鏡?

副標語:當尼采口中的超人是個孩子………..
叔本華的消極、尼采的積極、佛洛伊德口中的幼兒情節,
再加上增添戲劇化效果的智能和外表

原文出自Sacrificial Lamb,
請點以下連結:

這一點,是他跟槙島聖護最大的不同……..
最新皇冠手机投注网址,聖護是很入世的、成熟慧黠的大人;
約翰則是很出世,甚至說根本沒入世過、形而上概念的孩童
約翰這個角色,其實就是個孩子

這一點我13歲看完隔了十年,才猛然體悟到
他是個充滿孩童成分的人
我說像孩童,並不是指言行舉止上
他的IQ很高、EQ很高
IQ、EQ我解讀為,這是能妥善運用智能跟情緒的能力指標
而並非這個人的本質

我認為約翰之所以可以從頭到尾一派紳士爾雅,
裡裡外外如一斯文,
而非一般紳士透過嚴格教養馴化動物野性。
正是因為他像小孩,
他的道德觀、世界觀、價值觀,都停留在10歲
只是知識庫和技能庫隨著時間繼續累加

他沒有長大,沒有發展出大人的慾望和情感
對女人沒興趣、對金錢沒興趣、對菸酒沒興趣、對交友沒興趣
有一些小細節,流露他很像小孩,可以說可愛的一面:
他向一個沉默不語的妓女,要了一個氣球、
給了犯毒癮的女人錢,說拿去吧,去買你需要的東西、
老富翁問他想讀甚麼書給他聽,他會選圖畫書、
管理員小姐問他在找什麼,他還是在找圖畫書

那他到底對甚麼有興趣?
不妨這樣想,小孩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他也許會想那樣做….
──出自玩心,捏死地上的螞蟻、
扯掉蝴蝶的翅膀、把蚊子的嘴巴弄斷、
觀察被黏鼠板困住的老鼠

有一本奇葩漫畫叫做殺殺草紙・大江戸奇騒天外(駕籠真太郎 著)
裏頭的女主角某種成分上簡直跟約翰一樣……
那種幼兒式的殘忍
天真、好奇、愛玩、單純到了極點的結果

由於浦澤都是透過側寫描述約翰
因此不能直接斷定約翰的嗜好就是這個
我想,他有這種傾向
但那不是他最想要的東西
-----------------------------------
﹝對於倫克﹞
倫克是一個劇情可談性大於前面精神淺析的角色
這並非是壞事
相反的,他在故事裡面的價值正因為易讀
所以帶來的閱讀感受會更廣

他是個具有福爾摩斯色彩的人物
尤其看過心靈詭計這部還原度超高的二創電影

倫克有一種自尊心與責任感成正比的自負
這讓他像是站在喜馬拉雅山的苦行僧
指摘自己的言論、鞭策自身的邏輯和思考

他和天馬也有許多相似之處,連家庭關係疏離也很像
但天馬有一種難以察覺的、微妙的自卑與傷感
(和約翰一家三口被迫拆散不太一樣,他們兩個是自發性淡出了與親人的關係)
(關於天馬的身世,在小說裡面描述更詳細)

倫克某種意義上更像百毒不侵、冷熱不怕,比起天馬獨自承受消化,
倫克更像是給自己的人生排列了某種絕對的次序。
像本一絲不苟的法典。

他是這篇故事唯二最不可或缺的人物
另一個就是約翰
把其他人用遮色片暫時遮掉一下
每一部懸疑電影都需要一個解謎者
雖然他不是主角
但是沒有他負責支線的詳細解說
根本就是五里霧看花
---------------------------------
﹝對於葛利馬﹞

他的角色定位非常寫實而且精確
自身完整揭露了菁英洗腦教育的實驗副作用
他無法順利融入社會
因為他本身就不被當成社會一份子而降生

妮娜如果說是在怪物的背面,一體但是看不到彼此
那麼天馬就在正面,兩人對立的挑戰
葛利馬就在他的側面,他們是同類,特殊孤兒院的實驗品

葛利馬有一個特殊之處
他的微笑和哭泣都是演技
但卻不令人感到假惺惺

他的感情沒了波瀾起伏
依然用自己的方式與人互動
這是模仿,而且是充滿誠意的模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