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余曼丽的视角写一封子虚乌有的信:纪念这个美丽的小姑娘。

前街的郭大娘走进院子的时候,锦瑟正在栀子树下洗衣服。郭大娘含笑品度着这个女孩子:模样是不错,听说还会写字。年纪么,十五岁似乎稍显小了点。干活看上去倒是利索的。这个女孩子配那刘裁缝的二小子倒是蛮不错的。

  你好:

 
锦瑟看着母亲把郭大娘让进堂屋。她知道郭大娘是来给她提亲的。她甚至知道是刘家让媒人来的。每次她放学从刘裁缝的门前走,那个小儿子总是盯着她看。开始是看,后来有一次居然从店里跑出来截住了她。锦瑟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做什么。谁知他摊开手,说:“别怕。这是我爹从北边带来的点心,给。”

  我没有说你的名字。到不是说我只会写信给你,而是我不舍得说你的名字。

 
锦瑟没有接那块被汗水浸过又被捏的有点散形的点心。刘小裁缝的手掌很白,但是那块点心实在入不了锦瑟的眼。以前商家还鼎盛的时候,锦瑟跟着祖父什么样的点心没吃过?祖父最喜欢用吃的馋她:“来,小锦瑟,背一段《长恨歌》,给你吃橘糕……”锦瑟忘了那时自己是几岁。但是她已经可以背下长长的《长恨歌》:汉皇重色思倾国,多年御宇求不得……锦瑟初上学时,古诗词的功底很得老师的赞赏的。这也很让锦瑟得意。她知道刘小裁缝只认得几个字,还是私塾里交的。倒是会算账。

  多好听的名字。就像我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光。

 
又有一次,刘小裁缝又拦住她,非要塞给她一块布,说是新花样。同学们都知道锦瑟这个小小的追求者。和她特别要好的吴韵珊就打趣她:“商锦瑟,你什么时候变成刘太太?我们好都去找你做衣裳。”她恼了,追着吴韵珊打。别的同学就笑着来拦住。女孩子们一路说说笑笑地各自回家去。锦瑟回头对傻站着的小裁缝说:“你快回去吧,偷了家里的料子,看你爹不打你。”

  遇见你之前,也是有开心的日子。大哥收留我的时候,甚至我第一次被叫做锦瑟的时候。

 
锦瑟一直觉得小裁缝是傻气的。傻得令人可气可笑。她可没想过和这种人有什么牵扯。祖父在世时说过“咱们家大姑娘将来要嫁个秀才。”她记得祖母当时不以为然的说:“才多大的丫头,就说到这个?”一面叫奶娘把她带下去了。锦瑟不知道什么是秀才。但应该不是小裁缝这个样子吧。

  你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镜中的锦瑟都觉得好看呢。是不是该叫美呢,我喜欢用好看这个词。那样我的心里踏实。就像你抱着我。就像你亲我。你亲过我吗?我只记得那次亲你的时候,你躲开了。

郭大娘走了以后,锦瑟被母亲宋氏叫进了屋。

  你知道这世界最好听的是什么声音吗?是马蹄声。从大雨里,从教官的咆哮里,从拉动的枪栓里,一直踏入我心里的马蹄声。

 
“大姑娘大喜……”宋氏笑吟吟地开口。不料锦瑟不待她说完就冷冷地说:“我不嫁。”

  我是那么高兴被死死捆住,这样我才可以拼凑住已经碎裂的自己,用整个自己盯着你踏雨而来,听着你破风而来。我大喊着:你快走。

 
宋氏被噎了个倒仰。却还是勉强笑道:“又说孩子话了,姑娘大了总归是要寻个好人家。现在郭大娘给寻了这门好亲,难道还要便宜别人?”

  我在心里喊的是: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锦瑟冷笑。好人家?怎么不见给她自己生的宝萦说这门好亲?她开口说:“既然是好亲,叫宝萦去也是一样。我做姐姐的该让着妹妹。”

  那一刻我完全死了,因为你。那一刻我完全活了,不是因为你,而是今生今世。我只会记住的,自此以后的自己。

  “这是什么话?”宋氏气的拍了桌子。“宝萦才十四岁……”

  其实那时候我还是有自己。那次我见到那个人,我想杀了他报仇。就是那个人把我弄脏的,就是那个人让我连对着你的笑都小心翼翼,怕我的笑弄脏了你。

 
“宝萦去不得我就去得?我也还十六不到。”锦瑟直说到宋氏脸上去。“这要是祖父活着,你也敢给我订这门亲?”

  你再次挡在了我的面前,再次为我断然扣动了扳机,瞄准自己。

 
“不用拿老太爷压我。”宋氏怒道,“人人都知道大姑娘不是我肚子里出来的。我待大姑娘倒是比亲的宝萦还亲。现下有这门亲事放在这里,我是想着大姑娘有个好归宿,以后我闭了眼也好去见你父亲和你娘……”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在哭。我不知道那之后我会怎样。我直知道一个劲大喊着你的名字。你是这个世界我唯一看见的光,我可以没有世界,我怎么可以没有你。

 
“说的真好听。”锦瑟冷笑道,“既然待我比宝萦还好,怎么不叫宝萦出来洗衣服?总之我是不嫁的。你看着好叫宝萦去。”

  每次出任务的时候。我最高兴了。我可以花枝招展,袅袅娜娜。我喜欢在你的目光里扭啊扭,我真希望任务再困难一些,执行的时间再久一些。我想在你的眼睛里扭啊扭,只有我的世界,只有你看着我的世界。

 
“由不得你!你还当是以前的大小姐?”宋氏也索性撕破脸。“实话告诉你,二十大洋的聘礼我都收了。下月十六,刘家来抬人过门!”

  我喝着酒,看着我们匆匆忙忙的照片。你我同框,天荒地老。

 
锦瑟感觉自己的血都冷了。二十大洋!她怎么敢?二十大洋就把她这个人给卖了!

  就要说到最后了。还有好多好多没写。可是我还是迫不及待地说说最后。最后我抱着你,最后你望着我。最后看着你用力把我拉回你的怀里,那一刻,你终于只能看见我。那一刻,我拥有了你。

“我不嫁!” 锦瑟大喊一声。冲到桌子前把一桌子的茶壶茶杯都扫到了地上。

  我终于说了我爱你。我终于失去了你。自此以后,我想着每一次我在心里说的我爱你;自此以后,我终于不去担心失去你。

 
“还真反了你!家里什么光景你不晓得?”宋氏一巴掌打在锦瑟脸上。“你又不是我生的,还想着嫁到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去?我劝你把大小姐的架子收一收。我还多贴补你两身衣裳。不然,你就光着去嫁人。也没人敢说我一个不字!”

  翻腕斩索,我在你的目光里掉下了大地。我真高兴,我是在战斗中和你挥手告别。我很怕那么一天,你我安好,你对着我微笑:好久不见。

  转身面敌,子弹啃噬着我。那样我就没有力气去痛,去疼。不过是枪伤,所有人都会那么去想。我也这么去想。

  我说得颠三倒四,我还是想说出最要紧的话:

  我真高兴我失去你了,否则每时每刻我都在等着失去你。

最新皇冠手机投注网址,  我好看吗。再夸我好看吧。生生世世,我只想你记得我很好看。

  哦,你的名字。我不会说的,我连命都没有了。我不能连你的名字都没有。

  我好看吗?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写不下去了,心若刀绞)

相关文章